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检讨》。

石坤天拉着她女儿的手边走边道:你见到妈妈没有?石慧点了点,还琅邪,俊追讨,斩之。帝美其功,诏俊专征青、徐。俊抚贫弱,表有义

与此同时,在通天雷海的另一处。

一道白芒横掠虚空,在漫天的霹雳电弧里闪现而过。

这六年的时间季辽和魔童一刻不停的赶路,时至现在仍未见到天舟的影子。

不过据魔童所说,他们现在相距天舟已经很近了,再过上个名武者任务达成,奖励1000星域币,灵魂商城开启。你可以去商城选择适合完成任务的道具。

  友情提示,凡从本商城购买的物品,一律采用量子传输技术加密运输,即买即到,请在任务中选择合适的道具,可以起到事半功备的效果哦!】

  

准备放过他们,所以在他的眼里,这些人不过是渣渣而已,跟一些渣渣计较,就想着自己,还没有水平呢。

所以他决定要放过这些家伙,不想跟他们一般计较。

“如果你选择这样做的话,说明你真的是懂了。”平时在叶天成的身体里面说道,听见他这话叶天成不由得笑了起来,觉得他这个家伙真的是太可恶又太可笑了,自己的事情,自己怎么没有把握,也没有哪里准呢,既然是有把握的拿捏准了,干嘛要跟他解释那么多,解释太多也没有必要。

“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,所以我很想要跟你说明白一点,我的心是怎么回事。”叶天成的意思就是让他搞清楚,在自己的立场里面是何等的坚决。

这个时候黄柏和黄世仁两个人唯唯诺诺的,他生怕叶天成一个不开心,就让自己吃不完兜着走。

“我认为是出于什么样的问题,首先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惩罚你们的过失,因为你们两个让我觉得太失望了,如果你们都挡在我的面前,阻挠我,耽误我的时间,我决定会饶恕你们,从现在开始,你们要为你们所做的一切承担无限的后果,这一点你们应该有心理准备才是的。”

说到这里叶天辰准备让他们付出代价,所谓的代价就是自己的苦菜销售,要他们帮忙。

看见一天才要自己帮忙,两个人不由得苦笑起来,心里面所承受的压力骤然而生。

造成这样的后果,就是因为他们自食其果。

“怎么了?你们不愿意接受我的条件吗?”叶天成总看见他们一副吃瘪的样子,冷冷的笑了起来。

将叶天成笑起来的样子,他们就非常苦恼并且很是可怕,得看着他,脸上的那些表情简直就像是一个乞丐的样子。

“我知道你们很难受,也不愿意接受我的条件,但在我的人里面你们有什么选择的余地,如果你能打败我的话,我倒是愿意接受你的条件,当然是无条件的接受。”

“怎么可能是无条件的接受,有很多东西,本来就超越了我们的能力和限度,如果是这样子,我宁愿去死掉。”黄柏无奈的笑了起来。

没想到他这样子敢拒绝自己的要求,这大约是他嫌弃自己的命太长了,叶天成不由得又是几个巴掌,然后问道:“在常州的面前,你不配谈条件,只有接受条件的份,如果你能击败我的话,我也会接受你的条件,而且是无条件的接受。”

所以说叶天成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机会,在他的眼里面,只有他接受自己的条件而已,这样子他只能叶天成的任何无条件的要求作为药材生意的黄家,自然有本事将叶天成的各种销售渠道打通,本来叶天成没有遇见这两个活宝的时候,会一家一家的去跑,但现在他们的出现让他节约了很多时间的成本,这可谓是塞翁失马叶天成祸福啊!

“真是的,你们应该不招惹这个瘟神啊,他就连侯家的人也敢得罪,更何况你们黄家?”此刻,只听见一个声音在他们的耳朵里面想起,这个人就是杨小耳。

杨小耳是回阳堂的老板,他知道叶天成的故事,所以在此刻他不得不提醒他们。

所以,在这之后,他们只能有一个选择。

那便是——无限地接受这个悲催的现实。

本来没有听见杨小耳的话他们还会心里不平衡,但在听了杨小耳的话之后,他们的任何条件也都瞬间消失不见了。

就这样他们接受了这个无法接受的现实。

“真是受不了啊!不过这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”

“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办法。”叶天成看着黄柏的样子,就心里很想笑话。

“你们现在没有什么意见了吧?”叶天成对他们说道。

听见叶天成的话,他们顿时的没有任何意见。相反,他们还是有意见的话,那真的就是在找死了。

所以他们没有任何的意见。

“那就对了。”叶天成呵呵地一笑道,“你们若是还有意见的话,我会让你们坐飞机的。”

那意思便是他叶天成会把他们父子两干掉。

他叶天成这样做过了,在小河村的后山,他亲手把两个障碍清除了。

在大能力的人的面前,他们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。

这个世界很现实——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。

没有能力的人注定了悲剧。

这个世界是丛林法则,没有人会可怜你的弱小,只会在你的背上踩一脚。

要天成就是用他的能力冰冷的告诉,这两个家伙事实,所以说他们的任何反对都是无效的,他们只有接受他的条件才会活下去,如果有任何的反对,他们将会死无葬身之地,在明白这个道理之后,两个人面面相觑,也算是同意了叶天成的意见,叶天成看见他们已经认为其难的接受了,不由得走过去拍了黄柏的肩膀说道.

“你们非常的现实,但是他却没有真正的明白,我这样算是教育你们,怎么做呢?如果一个人不会做人的话,这辈子想要成就,那都是很可悲的……”

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面很想骂叶天成的娘,但是却又不敢骂出来。

这种事情怎么敢呢?今非昔比,此时的他们就跟孙子一样。

“那么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,你们有利润的,大约是我的利润的一层。”

“一,一层?”黄柏想哭了。这话拿出来说不杀了他都难受。

本来就不能在叶天成的面前表现出这样的样子的,他们一表现出这样子的表情,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处于死的份儿上了。

“糟糕极了!”在此刻,他门父子两个发现了叶天成已经愤怒了。

“靠我的话,你们会有所成就的,不要表现出这样一幅样子。”叶天成冷笑了起来。

“那,你想怎样?”

“不想怎么样,就是想让你们明白,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你们能明白怎么样的才能做成一个高手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”叶天成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这笑里面带着很大的优越感。

一瞬间他们的世界观都崩塌了,没想到叶天成,得理不饶人,还把他们看成了一种可以让你欺负的对象了,所以他们两个别提有多么愤怒了,眼睛里面简直充满了火焰。

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他们只有勉为其难的接受叶天成的各种各样的欺负,也许这样的问题已经促使了他们更加的明白,在叶天成的面前,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更加的面临苦难所以黄世仁马上赔礼道歉,对叶天成说道:“我们错了,我们错了,有什么错我们决心要接受阁下的惩罚。”

“惩罚?”叶天成,冷冷一笑,指着地上的地板,然后不再说什么,黄世仁和黄柏两个人马上明白了,扑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,然后给叶天成磕头道歉,这样易天城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们的道歉,然后他眉毛一挑,淡然的说道:“我给你们的利润和利益绝对是你们这辈子都难以想象到的,你只要做下去,我敢保证那一层的利润,比你们做任何药材生意的利润都要高。”

虽然他说的信誓旦旦的,但这些人都不会相信叶天成的话,因为他们是不见兔子不撒鹰,看见真实的利润这样才会打动他们的心,如果没有真实的利润摆在他们的眼前,就算你说的像花一样,他们也不会相信的,这就是眼睁睁的现实。

叶天成知道黄家,心里面在想什么,所以他根本就不在说什么,然后摆了摆手骂道:“现在你们可以滚了,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,但最后一次警告你们,希望你们认认真真的记住我的话。”

“记住了,记住了,绝对不会忘记的。”黄世仁看见自己的儿子一幅还要发火的样子,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巴,即刻向叶天成表示了自己的意愿。

叶天成然后转让了店里面的

一行人说说笑笑到了停车的地方,就见有四个人早已等在那里。三个男人一副保镖模样,人高马大,肌肉结实。为首的是一名女子,她年纪与任平生相仿,一身火红色的风衣,如秋天飘落的红叶,随意的站在那里便惊艳了所有人。

任平生简单扫了一眼,目中也不禁露出欣赏之色,这女子肌肤凝白如脂,优雅高华的气质中带着三分阴狠、三分坚毅、三分媚态。眼波流动间,好似脉脉含情,勾人心魄。楚如嫣与洛靖文已是少有的美女,可与她站在一起,立刻就失了三分颜色。

“好美的姐姐!”刘夕瑶眼中流露出惊艳之色。

女子与任平生目光对视,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异样,还是首次有男人以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。没有欲望、没有贪婪、没有崇拜、没有畏缩、没有自惭形秽。他的眼神如清澈的潭水,温柔中带着清凉。嘴角挂着那懒散的笑,好似什么都不在乎,也什么都不放在心上。

楚如嫣看到那女子显然是吃了一惊,她刚要说话,女子已经走上前来,笑着说:“任平生是吧,你今天的艺考真是惊艳众人。我一直在台上看着,对你的歌声和武艺很着迷,于是便情不自禁的想要认识一下,我叫楚如仙!”她的声音婉转柔和,如涓涓泉水般美妙,沁人心扉。

“哦,原来是你呀!”任平生笑着回了一句,然后拉着刘夕瑶的小手对楚如嫣道:“如嫣姐,你们姐妹先聊,我与茜茜去车上歇会儿。这丫头还小,一上午坚持下来,想必已经累了。”

说完对着楚如仙点了点头,就越过众人,与茜茜一起向汽车走去,只留给他们两道背影和茜茜的声音,“谢谢小五哥!”

“哦,原来是你呀......”楚如仙如同被雷击中,满脑子里就是这一句话,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只觉得自己从小到大,从未受过如此大的羞辱。

自己那样的夸赞,若是正常些的男人早就受宠若惊的连连谦虚,哪怕是因为楚如嫣的缘故,刻意表现的推诿和敌视,她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任平生表现的很平淡,就好像在路上遇到一个普通人上来打招呼,他得知对方与自己的朋友是姐妹,然后礼貌的腾出了空间。临走时,也不忘对自己点头示意离开。

整个过程挑不出任何毛病,可她楚如仙走到哪里不是备受关注,刻意逢迎,如同公主一般?何曾有过被当做“背景板”的经历?

洛靖文、楚如嫣、刘玉丽看到任平生的反应也是一愣,她们也没想到风采照人的楚如仙会在任平生这里吃瘪。任平生或许没觉得什么,但她们身为漂亮的女人最能理解,被当作路人的感受,尤其是一个对容貌颇为自傲的女人,这种反应已经近乎羞辱。

楚如嫣心中很温暖,对着洛靖文甜甜一笑。洛靖文自然站在合伙人这边,她笑着摇摇头,“看来呀,我真得对平生进行艺人培训,情商真的是太低了。如此大美人站在面前,怎么可以不恭维几句就走呢?”

楚如嫣强忍笑意,对着洛靖文眨眨眼,然后看向楚如仙,“如仙,你等在这里可是有事找我?”

楚如仙强自压下心头的怒火,她笑着说:“听说姐姐有了好去处,怎么也要来恭喜一下。哦,对了,薛飞对姐姐可一直是默默不忘,他还让我给你带句话,说很快就会来找你。”

楚如嫣脸色一变,“你告诉他,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叫他不要来找我。”

楚如仙嘴角似笑非笑,“呦,我可没有这么大面子,想必他来找你也是咱爸同意的,你若是反对,尽可以找他说去。好了,这面也见了,话我也带到了,姐姐你好好保重。妹妹公司的事情多,就不打扰了,再见!”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车内,刘夕瑶坐在副驾驶左右看看,然后抿嘴笑着说:“小五哥,刚才那位姐姐长得好漂亮啊。”

任平生点了点头,“是挺漂亮的,不过没有我们茜茜漂亮。”

刘夕瑶双颊晕红,娇声道:“小五哥就能骗人,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听。”

“我真的没骗你,你与她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,她就像是玫瑰,看着漂亮,但接近了就会被她伤到。”

刘夕瑶好奇道:“那我呢?”

“你?你就像是雪花,不食人间烟火,纯洁无染,是上天带给人间的恩赐,凡间哪里有花比得上你?”

“小五哥,我...”刘夕瑶心中很甜,她不知道该怎样回应,小五哥的心里果然是有我的。

任平生透过车窗,看到楚如仙已经离开,便说道:“茜茜,这女的是你如嫣姐的妹妹,叫楚如仙,她们俩的关系不怎么融洽。等会儿她们上来,你不要提对方长得漂亮。”

刘夕瑶恍然的频频点头,“是这样呀,难怪你刚刚没有与对方搭话,原来是在意如嫣姐的感受。”

“你如嫣姐与楚如仙都是帝都楚家的女儿,豪门利益至上,这些年来她在家里也吃了不少苦。现在决心不依靠家族,自己出来闯荡,让我很佩服。

她是我的朋友、知己、合作伙伴,这段时间公司内各项执行都靠她顶在前面,我纵然帮不上什么忙,也不能给她添堵啊。”

“楚姐姐能够舍掉豪门带来的光环,确实很让人佩服,毕竟楚家可是顶级豪门。小五哥,我觉得你身边的这两位姐姐都好厉害,既漂亮又有能力,关键是她们都能够帮到你。而我,好像什么都不会。”

任平生见她神色有些黯然,不由心中感慨,少女的心思还真是阴晴不定。揉了揉她的秀发,任平生柔声道:“茜茜已经很棒了,毕竟你年纪还小,不是你能力不足,而是时机未到。

就比如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这是人生要经历的阶段,每一个阶段都是完美完整的。你怎么能说中学生不如大学生,又比小学生强呢?

你要记得,自己的人生与所有人都是不同的,既然你是刘夕瑶,就不要有比任何人差的想法。因为你的人生,别人没有办法复制,你永远是最优秀,最完美的那一个!”

”“还有一种就像你这样但进去的人手多带着件包因为他知道,她若撞到别的上又遭受到那么大的打击,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检讨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网文至高

真任泉泉

网文至高

孤胆蚂蚁

网文至高

艾珈

网文至高

墨守白

网文至高

楚夕照

网文至高

蒋先生的茶壶.